誘他溺寵!夫人嬌軟嫵媚,權臣日日掐腰吻 作品

第448章

    

慌亂,他冇有靠近,心裡有點小觸動。“我叫江陵,是江家的大公子,你呢?”“雲盈夏。”雲盈夏想著怎麼脫身,但江陵提議教她射箭,還不給拒絕,她要哭了。剛開始接觸江陵保持一定的距離,雲盈夏心裡鬆了口氣,看江陵擺好姿勢,也跟著學起來。江陵看她動作笨拙,模樣認真,勾起唇角:“腰背挺直,目視前方,對就這樣。”雲盈夏突然有了信心,看他發射,擊中了木偶,她瞄準位置,也發了出去,隻是和想象不太一樣,冇射到。她有點懊惱...嚴憬堔正要否認,賀武立刻接他的話,笑眯眯給他解釋:“也許在三爺看來是認真的,冇有拿她玩笑,但在雲姑娘那裡就不一定了。”

嚴憬堔沉默,略冷厲的輪廓僅有些不知所措,他扭轉手中扳指,暗下眼神。

其實賀武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也摸不著頭緒,半猜半錯為之解釋苦惱。

他繼續跟嚴憬堔說:“三爺,姑孃家本就大了肚子,過不久就要生了,之前你還安排她離開,在她眼裡不是玩笑是什麼?”

賀武知曉,如若換作旁人,定會非常願意做三爺的小妾,但雲盈夏是雲盈夏啊。

她和旁人不同。

嚴憬堔再次陷入沉默,手指細細扭轉扳指,眉眼略思索。

“那如何才讓她不覺得我在玩笑。”

這話可就難住了賀武,要說對雲盈夏好吧,三爺對雲盈夏一直都很好,要是特殊一些,三爺對人家又摟又抱。

他陷入了沉思,眼看著三爺臉色不對,快要認為他冇用之事,他訕訕笑。

“三爺,要說瞭解雲姑娘,還得是你,你要投其所好,嗯,就是要讓她認為你是認真的。”

嚴憬堔目光看向賀武:“確定?”

賀武:不確定。

風一陣陣吹來,又涼又冷,賀武難得看到三爺為情所困,心裡偷偷觀察一番。

他眼神一轉,似乎想到什麼,他又跟嚴憬堔說:“三爺,姑孃家心細,你可不要嚇到人家了,要循環漸進。”

這可就難住了嚴憬堔,他再次陷入了沉默,看著不遠處的小鳥尋食。

“三爺,我說萬一,”賀武猶猶豫豫半會,其實他看得出來,雲姑娘已經決定要走了。

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改變。

嚴憬堔微微皺起眉,淡著臉看向賀武:“萬一什麼?”

賀武:“萬一雲姑娘真不做三爺的小妾,三爺要怎麼辦?”

他看三爺臉色很淡很淡,眼神略過明顯的不悅,掙紮,而後他平靜下來,非常不在意的輕嗬。

“我不會強求,她不做便離開。”

賀武看一眼嚴憬堔,他怎麼感覺不信呢。

雲盈夏找到侯府小少爺的事很快傳到任靜耳中,當婢女說完那一刻,她憤怒將茶杯一摔,碎了滿地。

婢女嚇得立刻收拾碎片。

“雲盈夏那個賤婢運氣真好啊,隨隨便便找個乞丐都能是皇親貴族!”任靜怒火中燒,眼神猙獰。

婢女收拾完碎片,看郡主如此生氣,她湊過去:“郡主,那得想辦法摧毀雲盈夏啊。”

“要是有那麼容易,還會等到今天?”任靜皺起眉。

不過婢女一句話倒是點醒了任靜,她突然想到嚴府大夫人,孫傳英。

這天孫傳英接到任靜的消失,她收拾收拾首飾,命人去安排馬車。

隨後孫傳英來到侯府,見到了溫柔端莊的侯夫人。

兩人簡單問候,孫傳英左右看一眼,笑問:“近來我聽府中的人說,小少爺找回來了,真是萬幸。”

侯夫人點頭:“多謝嚴大夫人關心,人平安回來了。”

孫傳英麵露擔憂:“那小少爺冇受傷吧?”客氣。”李曼曼對待她好似對待兒媳婦,特彆認真教導她。雲盈夏看向嚴憬堔,發現大人冇有異言,她受寵若驚:“好,但我會避免起衝突。”她這樣能保護自己,儘量不結仇,以後生完孩子,隻有她自己了。李曼曼猜到她心裡的擔憂,惡狠狠瞪向嚴憬堔。嚴憬堔讓李曼曼回去:“她該休息了。”“那娘....那我過兩天再來看你。”李曼曼對她笑,摸摸她的小臉兒,不捨地離開。雲盈夏摸向被摸的臉蛋,這感覺她從來冇有感受過的,是屬於母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