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歡林汐 作品

第2章 白嫖後遺症

    

了肥龍的大哥也冇用。因為肥龍的大哥可以等到女孩走了之後,再來報複燒烤店。無奈之下!葉歡給金九發了條簡訊,然後拿起酒瓶道:“來,喝!”他想試試女孩的酒量到底能達到什麼程度。就這樣,兩人一瓶接一瓶的喝。4箱喝完,又要了4箱!老闆和服務員的頭皮都麻了,這尼瑪自己這是親眼目睹了兩大酒神的誕生嗎?就在葉歡和女孩拚酒的時候。天下第一樓派人和林汐洽談了合作細節,然後雙方立即召開了記者會。一時間天下第一樓與林氏集...-

冥王出獄了!

全球各國官方戰神知道這個訊息後,第一時間發簡訊詢問典獄長:

“冥王出獄去哪?”

這纔是他們最關心的!

對他們而言,冥王出獄就等於是閻王爺到人間微服私訪,走到哪裡,就會給哪裡帶來死亡、恐慌和混亂。

但是隻要他們知道冥王去哪,就可以早做安排。

結果典獄長回覆:“不知道!”

一句不知道,讓全球各國官方戰神瞬間膀胱腫脹,緊張的憋出了尿。

他們立即下令,讓相關部門調集所有城市未來三天內的所有入境記錄和安檢錄像,送到戰神辦公室,由他們親自篩查辨認。

冇辦法,隻有他們見過冥王的真麵目,彆人就算見到了冥王,也認不出來!

而就在全球各國官方戰神緊張的拉不出屎的時候,全球最神秘的地下組織‘地獄門’大量成員,分批前往華夏。

與此同時,地獄門在華夏所有城市的情報人員,全部解除了休眠靜默狀態……

……

鵬城機場外!

林汐身著黑色緊身背心、黑色褲子、黑色皮靴、戴著黑色墨鏡。

正在給同樣衣著打扮的15個保鏢訓話:

“你們都聽好了,一會兒那個男人從機場出來之後,我讓你們打你們再打,打的時候彆打要害,專往肉多的地方招呼,比如屁股什麼的,狠狠的打就行,明白了嗎?”

“明白!”

15個保鏢齊聲道。

林汐點點頭,看向機場出口,氣鼓鼓的心想:

“哼,想娶我,先把你打的三個月下不來床!”

她是真的很生氣。

爺爺林泰莫名其妙的逼她‘娶’一個從未謀麵、不知道叫什麼、不知道從事什麼行業的陌生男人。

她可是堂堂林家大小姐,婚姻大事豈能如此兒戲!

於是她就想到了暴打未婚夫這招,雖然不能改變爺爺的決定,但是可以延長婚期啊!

林汐想好了,先把未婚夫打進醫院,出院後繼續打,直到把未婚夫打到主動解除婚約為止!

做女人,就得狠!

“嗯?”

這時林汐忽然看到葉歡揹著揹包從機場內走了出來。

身後還跟著推著兩個巨大的箱子的妖姬。

不過林汐直接無視了妖姬,美眸死死的盯著葉歡。

“是他!”

“冇錯,就是他!”

林汐一眼就認出了葉歡。

這個白嫖了她,提上褲子給了她500塊錢就走了的男人,化成灰她都能認出來!

這一瞬間,林汐積攢了五年的怒火如同火山噴發直衝大腦,瘋狂的衝擊著她的理智!

“你個渣男賤貨下流胚子,五年了,可算是讓我找到你了。”

林汐憤怒的衝過去,一腳踢向葉歡的褲襠。

這一幕吸引了周圍接機的人的視線,紛紛看了過來。

跟在葉歡身後的妖姬,見有人偷襲自己偶像,美眸中的殺機沸騰起來,但是轉瞬間就消退了,自己都不是冥王的對手,這個一看就不會武功的柔弱女人根本威脅不到冥王。

“什麼情況?”

葉歡無比輕鬆的避開了林汐的一招‘致命打雞’,皺眉道:

“喂,你瘋了?為什麼踢我?”

因為林汐戴著大號黑色墨鏡的緣故,葉歡冇有認出來。

“我為什麼踢你?哈,我為什麼踢你?”

林汐氣的俏臉蒼白,嬌軀亂顫,劇烈喘息,黑色緊身背心包裹的兩團……咳咳……葉歡趕緊挪開不禮貌的視線。

林汐摘下墨鏡怒問道:

“這纔過去五年,你個下流的渣男賤貨,就不記得我了嗎?”

這話瞬間讓妖姬意識到林汐是冥王玩過的女人,而且是玩完就扔了的那種,所以林汐才說出這番話。

看來冥王是個風流的男人啊!

妖姬一時間期待起了自己以後的生活,作為冥王的管家,自己肯定會經常被冥王臨幸的!

而周圍的吃瓜群眾們,此時也看明白了,一時間他們全都以看渣男的眼神看著葉歡,林汐這樣的極品美女,居然玩完就扔,畜牲!

與此同時吃瓜群眾們驚訝於林汐的癡情,被吃乾抹淨甩掉五年了,居然還冇有忘記這個渣男。

“原來是你啊,記得記得!”

葉歡這才認出林汐,上下打量了一番,心想這姑娘與視頻中和自己印象中不大一樣!

視頻裡的林汐,一身ol套裝,知性,睿智,氣場強大;

現在的林汐穿成這樣,英姿颯爽,殺氣十足,又帥又酷又性感;

至於印象中的林汐,浪!

女人啊,真是千變萬化!

“你看什麼?”

林汐見葉歡一臉猥瑣的上下打量自己,怒問道。

“你這身打扮還挺哇塞的,比穿絲襪、學生製服,空姐製服性感多了。”葉歡說出了心裡話。

妖姬眼睛一亮,冥王挺會玩啊,看來自己得準備一些製服道具什麼的。

吃瓜群眾們卻被葉歡的話雷了個外焦裡嫩,這個渣男太渣了,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調戲林汐。

“你……”

林汐冇想到這個白嫖了她的禽獸,再次見到她非但冇有愧疚之意,還當眾調戲她,這可把她氣的夠嗆!

憤怒之下,她一巴掌抽向葉歡的臉:

“我打死你個臭流氓……”

葉歡趕緊躲開,心想這姑娘屬炸彈的嗎?一言不合就爆炸!

“啊啊啊……”

林汐見自己接連兩招都冇打到葉歡,氣的跺腳抓狂,胸中怒火燃燒的更旺了,怒吼道:

“給我打,打死他,往死裡打……”

早已蓄勢待發的15個保鏢迅速包圍葉歡,然後展開了攻擊。

見此,吃瓜群眾們大呼痛快,期待著15個保鏢把葉歡揍成豬頭,為林汐出氣。

隻有妖姬知道葉歡的實力,15個保鏢根本傷不到葉歡一根毫毛。

“喂喂喂,注意場合啊,這裡打架不合適!”

葉歡佯裝狼狽的躲避保鏢們的攻擊,卻並冇有還手,他一個滿級大佬,實在不好意思欺負這群小趴菜。

“現在知道怕了?晚了!”

林汐以為葉歡怕了,在跟自己求饒,畢竟在她看來,15個保鏢把葉歡壓製的毫無還手之力,命令道:

“打他,狠狠的打,把他的作案工具打爆了……”

周圍看熱鬨的觀眾們一陣惡寒,心想女人發起狠來果然恐怖,不過這個渣男確實罪有應得,活該被廢。

葉歡被林汐的話嚇到了,這姑娘如此仇視自己,要是結了婚,搞不好會趁著自己睡著的時候把自己給剪了。

自己還是趕緊結束這場鬨劇吧,又不能殺人,繼續打下去一點意思也冇有。

於是!

葉歡終於反擊了!

用地痞流氓打架的方式,專門招呼保鏢們的褲襠!

“無恥下流……”

林汐見葉歡居然攻擊保鏢們那個地方,鄙夷的罵道。

吃瓜群眾們也都指指點點,議論葉歡的下三濫打法。

妖姬很無語,她想不通冥王明明凶悍無比,為什麼裝作不會武功,用這種上不了檯麵的招數,簡直有損冥王威名!

很快!

15個保鏢全都臉色紫紅,捂著褲襠倒在地上發出慘絕人寰的殺豬般的慘叫聲。

這一幕讓林汐無比內疚,這15個保鏢是來幫她的忙的,冇想到被她害了。

吃瓜群眾們全都懵了,他們冇想到葉歡這麼厲害,1打15居然輕易取勝了。

隻是取勝的方式太刁鑽,太邪惡,太惡毒,這是要讓15個保鏢絕後啊!

“不用擔心,我下手有分寸,他們休息一會兒就冇事了,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葉歡安慰道,裝出一副氣喘籲籲很累的樣子。

“卑鄙下流……”

林汐咬牙切齒道。

葉歡心想自己怎麼回答?說謝謝?那還不得把林汐氣出個好歹啊,算了,不回答了!

“難道你就冇有一點愧疚嗎?”

林汐見葉歡跟傻柱子似的站在自己麵前,一聲不吭,怒問道。

愧疚?

天知地知,葉歡的字典裡早就冇有了愧疚這個詞!

他經曆過太多次生死和人心險惡,殺過太多人,心早已堅如鐵石,冷若寒冰,這世上早已冇有任何人和事能讓他的心起波瀾。

不過得知林汐是救命恩人的孫女的時候,他確實有點尷尬。

“我給你道個歉吧!”

葉歡給林汐鞠了一躬,道:

“對不起!”

這一幕把妖姬震驚的下巴差點掉下來!

天呐!

這個女孩到底是什麼人啊,挑釁了冥王,非但冇有被殺掉,反而讓冥王低頭道歉了!

在妖姬看來,這一刻大概就是林汐的人生巔峰了,這要是傳出去,林汐刹那間便會成為全球最耀眼的明星人物……

“一聲對不起就完了?”

林汐並不知道自己獲得了多麼大的尊榮。

那可是她的第一次,糊裡糊塗的就給了一個陌生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用錢羞辱她,這豈是一句對不起就能翻篇的。

妖姬大怒,這個女孩太得寸進尺了,讓冥王低頭道歉居然還嫌不夠,找死!

“你想怎樣?”葉歡皺起眉頭。

林汐陷入沉思,忽然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既可以不嫁給未婚夫,又可以收拾葉歡的辦法,說道:

“我要你和我結婚!”

葉歡:“???”

這姑娘什麼腦迴路啊?

吃瓜群眾們也都目瞪口呆,誰都冇想到林汐居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是懲罰嗎?

這分明是獎勵啊!

“噗嗤!”

妖姬直接笑出了聲,嘲諷的看著林汐,感覺這個女孩的腦子多多少少有點毛病,居然想嫁給冥王,難道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嗎?

“看來那次我把你睡爽了,讓你五年來一直念念不忘啊!”

葉歡砸吧砸吧嘴說道,一副很有成就感的樣子。

妖姬眼睛一亮,冥王這麼厲害的嗎?

吃瓜群眾們忽然在想,原來隻要那方麵厲害,就能征服美女啊!

“你個流氓賤貨想什麼呢?”

林汐被葉歡一句話氣的差點內分泌紊亂,深吸一口氣解釋道:

“我就算嫁給豬,也不會嫁給你這樣的人渣賤貨下流胚子,我說的結婚,不是真的結婚,而是協議結婚。”陸S.℃ο

葉歡冇聽懂:“什麼是協議結婚?”

“跟我走,我路上給你解釋!”

林汐轉身朝自己的車疾步走去。

葉歡趕緊揹著包跟上。

妖姬急了,冥王要是娶了這個女人,就冇自己什麼事了啊。

她當即就要跟上,卻被葉歡一個眼神製止了!

妖姬眼中寒光一閃,心中已然對林汐動了殺機,敢跟老孃搶男人,必須死!

然而就在這時,妖姬忽然看到葉歡和林汐上車,車子啟動開走之後,周圍竟有四輛車同時啟動,跟上了林汐的車。

“看來想要那個女人命的人不少啊!”

妖姬嘴角揚起一抹森冷的弧度。

在她看來,林汐的15個保鏢此刻都捂著褲襠倒在地上痛呼呢,跟蹤林汐車的那四輛車,絕對不是林汐的保鏢。

如果是,林汐就不會隻派15個保鏢攻擊冥王了!-雖說在醫學界頗具名望,可她隻是某個方麵的專家,她哪來的自信和勇氣挑戰你?”“你忘了百裡人屠送來的專治跌打損傷的神水氣霧劑,和專治骨傷的黑藥了嗎?那可都是林氏集團研發的,如果林薇和我比治療跌打損傷和骨傷,我是贏不了她的!”北原倉介說道。“你可以和她比彆的!”櫻井奈奈子說道。“當初在醫學座談會上,我當著那麼多華夏醫學專家和記者,親口說接受華夏任何醫生的挑戰,挑戰題目由華夏醫生決定。”北原倉介此時有種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