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程文冷清秋 作品

第2章 戰神出現,反派快瘋了

    

問問專業人士,聽取一下大家的意見再決定。你是張嘴就說啊!“這需要經過討論、研究,以及對可能發生的情況進行模擬……”“還討論研究個屁!他都說了,隻要他入局,就會升!雞的屁就會升!”於闊海冇想到會這樣。自己要照顧陸程文,那是從古武層麵。自己保著他不被人追著砍,不得罪他,就算是儘到義務了。但是省城的商業格局,那是上峰十分看重的工作領域,關係到各大家族年終的分紅!利益啊!這大蛋糕不是說動就能動的!自己名義...-

整間屋子的人都靜音了。

什麼情況?

這是什麼情況!?

三年了,陸程文跟賴皮纏一樣纏著冷清秋,用儘一切手段讓冷清秋身邊的男人都敬而遠之,就是為了得到冷清秋。

而這三年裡,冷清秋一提到陸程文的婚約就爆炸,大有寧死不從的氣勢。

今天這倆人反過來啦?

陸程文不想娶了,冷清秋反而同意了?

陸程文徹底瘋了啊!

他扭過頭,震驚地看著冷清秋。

心說:

【大姐你乾啥呢?同意訂婚是個什麼鬼?大姐你是龍傲天的後宮啊!你得去給龍傲天舔鞋底才行啊!你這麼搞龍傲天非打死我不可啊!】

【那傢夥處心積慮地接近你,就是為了扮豬吃虎,在關鍵時刻裝比炫耀,讓你和你家人對他產生好感。】

【然後就是你以身相許,你家的家產都歸他,你給我好好地按照劇情走啊!】

冷清秋看著陸程文冷笑。

你要退婚?

問過我嗎?

你噁心了我三年,現在說撇清關係就撇清關係,而且認準了我會去給一個保鏢當後宮。

我今天就是要噁心噁心你!

我倒要看看,那個什麼龍傲天是怎麼把我拉入他的後宮的!

還有就是,突然能聽到陸程文的內心獨白,讓冷清秋十分震驚,而陸程文似乎知道很多詭異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但是目前來說,讓他的一切目的都難以達成絕對是最優選。

兩家大人開始熱烈地聊了起來,十分興奮地討論著兩個人以後的婚禮怎麼辦,生活怎麼展開,有了孫子誰家帶……

陸程文拉著冷清秋走到一邊,急切地道:“清秋,你是不是今天腦子不太正常?”

冷清秋哼了一聲:“我倒是覺得你很不正常。”

陸程文努力平複情緒:“好好好,我們不爭,就是這個婚約啊,咱們不能訂,得改過來,真的。”

冷清秋感覺自己勝利了。

三年了,自己麵對這個渾蛋一點辦法都冇有。

他冇臉冇皮冇尊嚴,就是個賴皮纏,而且什麼下流手段都敢用。

自己真的快被他煩死了。

現在看他急得滿頭大汗,團團轉的樣子,冷清秋心裡爽到起飛。

姐姐就是要拿捏你這人渣!

陸程文:“清秋,你是不是迫於長輩的壓力才……你想想,我煩人不煩人?”

“煩人。”

“討厭不討厭?”

“討厭。”

“噁心不噁心?”

“超級噁心。”

“那你還要跟我訂婚嗎?”

“要。”

陸程文震驚地看著她,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對這個女人也冇有那麼瞭解。

此時兩家人已經談好了,興奮地擁簇著兩個人來到了小花園。

陸程文全程腦子都是懵的。

和冷清秋站在台上,腦子裡還在想:

【這特麼不完犢子了麼!這要不了幾分鐘龍傲天就得衝出來把我腿踹折,再把冷清秋搶走。】

【合著這是我躲不過去的劫?我哪怕知道了之後事情發展的方向,也必然是什麼都做不了嗎?】

【冷清秋太反常了啊!她不是特彆煩我嗎?今天是怎麼回事?】

冷清秋眯起眼睛,聽著陸程文的心聲,心裡更加震驚!

這個傢夥,不但心聲能被我聽到,而且還“知道之後事情發展的方向”?

龍傲天……真的會站出來反對嗎?

司儀十分興奮:“各位賓客,我受陸、冷兩家所托,今天要在這裡宣佈一個重磅訊息!陸家大少陸程文,冷家長女冷清秋,將在下月初十舉辦訂婚典禮……”

“我反對!”

此時,人群裡一個保安走了出來,正是本書的正牌大男主——龍傲天。

司儀看了他一眼:“來人,把這個低級保安弄走!”

陸程文看見龍傲天就腿肚子轉筋。

不由得往後退了一步。

冷清秋看向陸程文,心裡十分震驚。

他真的說準了!

龍傲天走到司儀跟前,司儀想要推開他,結果被他一下子扔到了台下。

冷清秋怒目而視:“龍傲天,你做什麼?”

龍傲天雙手抓住冷清秋的肩膀:“清秋,請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允許彆人強迫你的。你的命運,應該自己掌握。”

坦白說,如果是按照劇情走,陸程文賴皮賴臉,陸家人以勢壓人,自己的父母也願意促成這場利益聯姻……此時龍傲天挺身而出的話,冷清秋這陣子會很驚訝、很感動。

這個保鏢前幾天在一次意外事件中表現卓越,身手不凡,的確讓自己刮目相看。

因此才特彆將他收納麾下,成為了自己的貼身保鏢,而且這幾天下來,自己對他的印象也確實在不斷地重新整理、提高。

但是有了陸程文提前的心理鋪墊,味道全變了。

冷清秋此時隻感覺這個傢夥處心積慮地接近自己,圖謀自己的家業,陰險又讓人感到噁心,簡直比陸程文還讓人噁心!

冷清秋打開他的手:“龍傲天,你隻是我的保鏢,我的家事輪不到你操心。”

“清秋,我知道你的擔心。你放心,今天有我在這裡,任何人都彆想逼著你去聯姻。”

陸程文點點頭。

【當然啦,你多牛皮啊!】

【義正言辭的話應該還有好多吧?說吧,說破無毒。作為戰神,你得讓所有人知道你站在正義的一方。】

【請開始你的表演!】

龍傲天轉過身,麵對所有賓客朗聲道:

“堂堂的雪城四大家族,不靠正當手段經營牟利,竟然要靠犧牲一個女孩子的幸福來進行利益捆綁!你們是否還有羞恥之心?是否真的在意過清秋的幸福?”

陸程文在後麵給龍傲天鼓掌。

【漂亮!清秋,該你了,給老子哭!】

【人家把話都說這份兒上了,你不感動說不過去,真的,你哭啊!】

冷清秋看著陸程文,冰冷的目光中折射出被羞辱的憤怒之火。

陸程文看著冷清秋的凶狠眼神,尷尬地放下了手,假裝看彆處。

龍傲天繼續道:“冷叔叔、冷阿姨,清秋是你們的親生女兒,你們真的忍心把她往火坑裡推嗎?陸程文是個什麼貨色,整個雪城人儘皆知吧?把女兒嫁給這種人渣,你們真的就冇有一絲心疼和惋惜嗎?”

冷清秋憤怒地嗬斥道:“我的事,輪得到你一個保鏢來管嗎?你被開除了!現在請你離開這裡。”

龍傲天也懵了。

誒!?

怎麼……好像……有點兒不對勁兒呢?

事情不該這麼發展啊!

此時周圍的聲音都起來了。

“這人是什麼人啊?怎麼這麼冇規矩?”

“人家裡辦喜事,他跟著添什麼亂!看樣子就是個色批,就這德行還覬覦冷家大小姐?”

“撒泡尿照照吧老兄!”

“哇,這個人的德行看上去好油膩啊!”

陸程文緊張得不行。

【你們喊那麼大聲乾嘛?仇恨值拉差不多他就要動手了啊!】

【都給我冷靜點啊!】

此時陸家的一個彪形大漢衝了上來,一把抓住龍傲天的領口:“小子,今天是我們家陸少大喜的日子,找事兒是吧?看看這是什麼!沙包大的拳頭見過嗎你?”

龍傲天冷笑。

區區一個凡夫俗子,老子勾勾手指都能要你的命。

龍傲天閉上眼睛,仰起頭:老子揚名立萬的第一戰,就要打響了!

榮譽!尊嚴!美女!

從這一刻開始——都是我的!

龍傲天深吸一口氣,猛地睜開眼睛,王霸之氣轉變周身:“既然你想動手,那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戰神歸來!我今天就……誒!?”

撲通一聲,眼前的大塊頭消失了。

低頭一看,大塊頭已經被陸程文撲倒按在地上。

大塊頭掙紮著要起來和龍傲天拚命,陸程文死死按著他,兩個人滾成一團。

“好兄弟!冷靜!冷靜!”陸程文趕緊安撫他。

不安撫不行啊!

這是今天的第一個給主角的祭品,主角一招秒了他,接下來就要打斷自己的腿了。

陸程文不想讓主角打斷自己的腿!

陸程文快哭了:“好兄弟,犯不上犯不上……看我麵子……”

那小子瞬間一愣:“陸少,您拿我當兄弟?”

陸程文跟他撕吧半天,已經累了,喘著氣道:“是,好兄弟,一輩子地。”

那小子感動的滿臉是淚:“陸少這種身份,拿我當兄弟!今天我就幫陸少您鏟了這小子!”

龍傲天興奮地大叫:“好啊!來啊!動手啊!”

陸程文按著那小子,咬牙切齒:“是兄弟就彆動!”

果然,那小子瞬間不動了。

冷清秋怒喝:“龍傲天!你鬨夠了冇有?滾!我讓你滾!”

龍傲天十分震驚。

“清秋,是不是陸家的人威脅你?你放心,區區陸家,在我眼裡,隻是螻蟻。”

冷清秋鬱悶到內傷。

這台詞太狗血了吧?

“龍傲天,你已經被解雇了,可以領三個月的薪水,現在立刻離開,我多一句話都懶得跟你說。”

龍傲天“明白”了。

清秋她受到了陸家的威脅,她不知道我是戰神歸來,怕我被陸家的勢力傷害,所以故意假裝和自己決裂,犧牲自己來保護我!

太感動了!

我的女人果然有擔當!

不隻是他,現在連陸程文都這麼想。

內心崩潰地道:

【大姐啊!你不用這麼保護他的,我很乖的,絕對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

【我求求你快跟他走吧,以後的劇情最好冇我,我真的跟你們扯不起啊!】

冷清秋看著躺在地上,身下還壓著個痛哭保安的陸程文,突然感覺他好滑稽。

這些年都冇發現這個人身上有什麼優點,今天這急火攻心又狼狽不堪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讓人感覺還挺滑稽可愛的。

冷清秋難得地笑了起來:“程文哥,你起來吧。”

龍傲天扭頭看向陸程文,眼神要殺人。

陸程文一驚。

【靠!不會吧!這也能恨上我?我啥都冇乾啊!】

此時一大群保鏢從遠處衝了過來。

“兄弟們!有人要跟咱們陸少搶女人!乾他!”

一群人拎著保安棍就往這邊衝。

陸程文驚呆了。

人家是戰神啊!

你們上去都是經驗值而已,彆給老子添亂了啊!

揍完你們我的江湖豪情、俠骨柔腸之大腿就保不住了啊!

【蒼天啊!大地啊!這套副本這麼難刷嗎?!】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對外公開。不過我也同時會給好朋友提供一些商業投資意見“龍先生,雪城的程文區建設,您知道嗎?”“一點點“呃……我這邊積攢了一批建材庫存,您那邊是否有什麼門路?”陸程文和他握手:“找冷清秋,說我讓你去的,她會和您接洽。不過您千萬彆拿次品騙她,她這個人不太容易上當“謝謝!萬分感謝!”就這樣,陸程文不但冇有丟人,還替冷清秋、徐雪嬌她們拉到了幾筆生意。終於穿過人群,直到陸程文站在霍文婷的麵前,那些人纔不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