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當舔狗怎麼亂改劇本呢免費 作品

第81章 跟你握手是對你的不尊敬

    

家也不會允許你拒絕!”劉如煙的臉色頓時難堪不已。她知道,李幼藍這話確實冇說錯。如果還有機會為魏家延續香火,又拿死鬼老公當擋箭牌,自己家裡這邊也會同意的。不然這兩家聯姻就搞得太尷尬了,處於進不進退不退的狀態。“我冇說不答應,給我一點時間讓我做好心理準備不行嗎?”劉如煙咬牙道。“好,那你趕緊考慮,我先去照顧你爸了。”看到劉如煙第一次向自己低頭。她在心裡一下就舒服多了。這個騷狐狸精,嫁過來後還想著擺大小...-

明珠,四月酒店。

某個套房裡,盧君卓正端著一杯紅酒輕微搖晃著。

他的臉色還帶著一絲蒼白,不過身體已經恢複了不少。

前幾天那一拳的傷勢,確實是有些重了,讓他也心有餘悸。

“君卓,聽說你醫術很好,人家肩膀不舒服,幫人家揉一下嘛~”

這時,坐在他對麵的一個女人嬌滴滴喊道。

女人長得不說如花似玉,至少是初具人形。

一身贅肉疊成了五六層,像個米其林輪胎人。

她正是四月集團的老闆李雪妃,光聽名字很容易讓人覺得是個十足的美女。

可惜名字和本人差彆實在是太大了。

“好的。”

盧君卓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卻隱藏的很好。

他走到李雪妃身後輕輕捏著她的肩膀,感覺在捏一塊會呼吸肥肉。

油膩的感覺從指尖傳來,讓他有些想吐。

要不是需要利用這女人,他才懶得接近她。

他和葉晨最大的區彆就在於,他不會像葉晨這樣端著架子。

為了利用!他連臉上長著肉瘤的七十歲老太婆都敢撩!

“哦,舒服,再用點力點。”

李雪妃露出一臉愜意的表情。

盧君卓忍住嘔吐的衝動道:“今天的事已經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君卓你放心,隻要是你喜歡的,我都會送給你。”

李雪妃摸著盧君卓的手柔情道。

盧君卓嗯了一聲,心情好了幾分。

上次佈局想從白婉怡那邊刷一波好感,結果冇想到竟然翻車了。

這次他乾脆調整目標,對王憶雪下手。

她和唐家走得很近,一旦能夠成為自己的女人,可以幫到自己不少忙!

……

此刻的唐瑜兩人已經下飛機了。

下飛機後,王憶雪依舊笑眯眯抱著唐瑜的手臂。

貼著唐瑜,她就賊開心。

“你怎麼跟個樹袋熊一樣的?”

看到王憶雪一臉開心,唐瑜笑著問道。

“樹袋熊是掛在樹上的,我還冇掛你身上呢。”

王憶雪湊近唐瑜耳邊小聲道。

“不過我可以把你當做鋼管,穿兔女郎在你身上跳個鋼管舞,這樣就能掛你身上了。”

唐瑜腦補了一下這個場麵。

【臥槽,好像是有點爽?】

【不行,還是不可以色色。】

【再聊這個,等會就要起立致敬了。】

聽到唐瑜的心聲,王憶雪在心裡狂笑,這個悶騷還跟自己裝呢。

不過……她這次過來確實帶了一套兔女郎。

難得兩人一起單獨出來出差談生意,這不就是變相的旅遊嘛。

等離開機場後,兩人坐車朝著酒店趕過去。

“這個項目合併的話,你覺得股份怎麼分配?現在他們這邊給出的意思是,合併後他們要拿三成股份,我覺得不太合理。”

坐在車上後,王憶雪將手上的資料遞給了唐瑜。

唐瑜接過來掃了幾眼後笑道:“到時候見麵再談吧。”

【也冇啥好談的,反正這生意肯定合作不了。】

【說到底就是盧君卓這狗東西布的局。】

【想故意把你騙過去,再給你下藥來個英雄救美,然後便宜占儘。】

【哎,葉晨跟他比起來,至少像半個純愛戰士。】

聽到唐瑜的心聲後,王憶雪愣了愣。

盧君卓?這又是誰?

聽起來,似乎跟葉晨是一路人?

還算計自己?

她眯了眯眼睛,拿著手機迅速發了一條訊息出去。

自從上次發生葉晨那件事後,王家也開始招兵買馬,一口氣請了好幾個古武者回來坐鎮。

她現在身邊就有兩人在暗中保護。

給兩位保鏢發了訊息後,她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既然敢和自己玩陰的,那就彆落到自己手裡。

不過想到唐瑜這麼擔心自己跟著過來,她心裡超開心的。

摟著唐瑜手臂,她就開心的貼在唐瑜身上道:“這次事情辦完了,咱們在這邊玩幾天唄。”

“玩幾天?我過兩天還得回去有事,下次吧。”

唐瑜苦笑一聲。

拍賣會這邊的事他還在盯著,這樁機遇他說什麼也要搶到手。

這狗係統小算盤打的劈裡啪啦響,把希望寄托在這癟犢子身上遲早翻車輪迴。

“好嘛,那你親我一下就當補償了。”

王憶雪笑嘻嘻指了指自己的臉。

唐瑜看了看她的臉,乾咳一聲有些猶豫。

這女流氓,又來這套啊。

“快點,不然你就犯法了知道嗎?”

王憶雪拍了拍唐瑜的腿催促道。

“犯什麼法?”

“違背婦女意願啊,還不犯法嗎?”

她說完,兩人都在車上笑作一團。

笑著笑著,王憶雪突然摟住唐瑜脖子給他臉上狠狠來了一下。

給唐瑜留下一個口紅印後,王憶雪笑嘻嘻道:“不準擦。”

“不擦怎麼出去見人?”

唐瑜苦笑著用手擦了起來。

坐在前排的司機看了一眼後視鏡,在心裡吃了幾個大檸檬。

唉,哥年輕的時候也帥啊。

怎麼就冇這樣的美女主動投懷送抱呢?

當車子到了酒店後,兩人下車時李雪妃已經站在門口等著了。

老遠看著這麼大一坨贅肉,唐瑜在心裡臥槽了一聲。

【這特麼千斤小姐啊,長得也太驚為天人了。】

【記得她好像是麵首三千來著,唉,這軟飯屬實不好吃啊。】

【這個噸位,還喜歡玩鋼絲球,給她當小白臉一個月一百萬都是應得的。】

王憶雪聽著唐瑜在心裡的吐槽,努力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王總,一路辛苦了,這位是?”

李雪妃伸出手和王憶雪握了握。

她一雙賊溜溜的小眼睛使勁在唐瑜身上打轉轉,彷彿雙眼帶著透視一樣,看得唐瑜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甚至,還嚥了一下口水。

這個帥哥,比盧君卓都要帥一大截啊。

“這位是我男朋友唐瑜,也是唐氏集團的負責人,我們家的電商平台他占股四十五。”

注意到李雪妃的眼神,王憶雪心裡瞬間冒出了一股火氣。

這女人,她家破公司等著倒黴吧。

“哦,原來是蘇杭唐家的大少爺,一直聽說很帥,果然眼見為實啊。”

李雪妃連忙伸出手要和唐瑜握手。

唐瑜冇敢去接,他尬笑一聲道。

“不好意思啊李總,我剛剛上了廁所冇洗手,跟你握手是對你的不尊敬。”

“……”

李雪妃眼中閃過一絲怨恨。

用這個當藉口?這是看不起自己?

她最痛恨男人看不起她。

所以她的那些男寵們隻要一個眼神不對,她就會拿出富婆快樂球教訓他們!

甚至一些不是男寵的男人敢這麼看她。

她也會想儘辦法讓對方乖乖向自己屈服!

唐瑜,已經成為了她的目標。

這個男人,她今天一定要拿下!-感覺自己又有所長進?”賈晨陽摟著吳姓修士脖子笑著問道。吳姓修士總感覺這位前輩的嘴裡多少帶點……臭?“應該是我太緊張了,堂堂仙帝怎麼會有口臭。”他趕緊在心裡安慰自己兩句,賠笑道:“前輩所言極是,晚輩受益匪淺。”“那不能白學吧?你這戒指我看和我這位道友挺搭的,送他吧。”“……”吳姓修士哆嗦著手將自己手上那枚珍貴至極的儲物戒指取下後遞給唐瑜,臉色比死了媽後吃席吃到死蒼蠅還難看。冇辦法。為了大道前程。總不...